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巨亏900亿!董事长被抓,总裁跳楼自杀!上海电气的雷到底有多大
0人浏览 2021-08-07 11:28


作者:凤来仪,功夫财经签约作者

01

经过各种金融雷和娱乐雷的洗礼,吃瓜群众对一般的小瓜早已免疫 。但下面这个瓜,雷爆声之大之深远,即便是金融老炮和老克勒们也深感触目惊心。

不是说这个雷有什么高技术含量,恰恰相反,它是金融领域中,最最最普通的融资性贸易业务。先科普一下:

所谓“融资性贸易”,是指参与贸易的各方主体在商品及服务的价值交换过程中,依托货权、应收帐款等财产权益,综合运用各种贸易手段、金融工具及担保工具,实现获得短期融资或增持信用目的,从而增加贸易主体的现金流量。

说白了就是中小企业在银行融资难、融资贵,而大型国有企业融资成本低,那么中小型企业就与资金方(通常是国有企业)签订买卖合同(因为法律原则上不允许企业间直接借贷),以买卖货物的形式,进行融资。

大企业有做大做强贸易量的需求,所以也有做融资性贸易的冲动,所以在大量的融资性贸易中实际充当了资金奶牛的角色。


这个模式的流程是这样的,比如有A和B两个市场主体,A有钱,但不知道咋用来挣钱,B需要钱 。那么有供给,有需求就好办了。

B开两个公司C和D,由C来给A供货,A预付全款给C ,其实等于借钱给C ,然后回款和利息,继续用贸易模式,把所谓的货物卖给D ,完成这个循环。

你看,在这个循环里,B得到了钱,A 做了生意,并赚取了利息作为公司利润。里面所谓的贸易货物,都是道具而已。

这里面的风险只有一个,那就是B拿钱去干什么了,如果B做的事是能挣钱的当然好,如果B做的事不挣钱,都亏光了,那A可就惨了,惨透了。

02

今天要讲的这个大瓜,正是A的钱拿不回来了。那么在这个瓜里,A是谁呢?A就是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A的名下有很多公司,而且都是大公司,比如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电气通讯)、中天科技、凯乐科技、国瑞科技等等。

冲在最前边的,是电气通讯,这一把大约亏进去83个亿。

紧随其后的,中天科技,风险金额达37.54亿元;凯乐科技,风险金额37.28亿元;中利集团(含参股公司中利电子),风险金额29.39亿元;瑞斯康达,风险金额11.95亿元;汇鸿集团,风险金额5.51亿元;宏达新材,风险金额3.72亿元;国瑞科技,风险金额2.65亿元……


8月1日下午,康隆达也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公司控股孙公司易恒网际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3.02亿元损失,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7.53%。

其他还有,凯乐科技、*ST华讯(000687.SZ)、ST新海(002089.SZ)、宁通信B(200468.SZ)、航天发展(000547.SZ)、江苏舜天(600287.SH)、浙大网新(000547.SZ)……

上述公司加一块,目前预计整体损失规模在900亿左右。

03

那么,在这个游戏里的B是谁呢?B是隋田力,这个在江苏做过公务员的男人,名字很朴素。

但他的头衔却数不过来,他名下的公司同样数不过来。作为新三板公司海高通信的实际控制人,他在2016年举行的全国智能制造(中国制造2025)创新创业大赛上,作为专家还披露了如下简历:

中国电子工业科学技术交流中心负责人,曾经在解放军、武警、公安通信部门、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任职,具有信息通信应用领域30年工作经验。参与“十二五”国家重大专项“新一代宽带通信项目”专家组工作,曾荣获军队科技二等奖。

隋田力主持完成的项目有:国家物联网示范工程——黑龙江农垦农业信息化项目、解放军野战无线图像传输系统、海军量子通信实验工程项目。


隋田力的专业和辉煌履历,无疑为他取得大企业信任,提供了良好的背书。当然,在这场交易中,隋本人当然不太可能有这么大的资金需求,更大可能是他是个资金掮客,放出的资金收不回来,只有一跑了之。

而透过隋田力的介绍,我们也不难理解,在这场贸易链融资中采用的道具大概率会与通信有关——所谓的专网通信设施。

至于这个通信设施具体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道具能够被所有的A方认可,并且看上去合情合理。

爆雷后,大国企上海电气首先做出了反应,7月27日,上海市纪委监委宣布,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下称“上海电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海电气党委书记、董事长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然后,还有更加悲伤的事,8月5日晚间,上海电气发布公告,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黄瓯于2021年8月5日不幸逝世。当日晚间,黄瓯家属向记者证实,黄瓯在8月5日跳楼自尽。

黄瓯的妻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的诉求不是说要证明我老公的清白,我的诉求是要知道我老公犯了什么错。你说他(犯了)什么罪,我认,但要把证据拿出来,彻查。如果他犯错了、犯罪了,给国家、社会、股民带来任何损失,我认。我把房子卖了,把我所有理财产品、金融产品卖了。”

黄太太的诉求非常合理,但在目前这个阶段,显然她得不到任何答案。

04

其实,国资委在2019年就下发过通知:《中央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实施办法(试行)》,里面就禁止央企进行融资性贸易,原因国资委研究员也说了,那就是:“这种合作以融资为目的,一旦实际贸易出现问题,资金链断裂,国企则成为最后支付人,承受巨大损失。”

上海电气虽然不是央企,但它是隶属于上海市的国企,所以大概率也会受到这个《办法》的约束。然而,即便有约束,现实中具体怎么运转和操作,就不那么可控了。

因为融资性贸易是以开展贸易为掩护的,除非完全了解整条业务链,否则在长长的贸易链条中,很难看出哪些贸易是正常贸易,哪些贸易是融资性贸易,尤其是当道具显得特别合理的时候。

那么,为什么在国家早就讲过,不允许搞融资性贸易的时候,上海电气还能爆出这么大的雷呢?


原因很简单,当信用扩张时,大国企很容易得到银行授信拿到非常便宜的资金,然而他们并不是时刻都有生意做,或者未必精通怎么做生意,担心自己做不好亏本。

对他们来讲,大量资金闲置在那里不用可惜,而事情的另一面,是许多市场主体极其缺乏资金。这样一来,他们对彼此都有需求,一方是要把钱拿出去生利,另一方则是需要大量资金去做生意。

这种安排,当生意好做的时候,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可一旦经济形势有变化,原来好做的生意没法做,那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乃至大爆雷。


这就是典型的资源错配,不需要钱的有大笔便宜的钱,需要钱的拿不到钱。只要这个错配还存在,无论怎么监管,都会让人找到途径去满足双方的需求。


最后,可能很多人关心的一个问题,是这些钱去哪里了,亏在哪个项目上了。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大概率是看不到了。

有人开玩笑说,不会进房地产了吧,我的看法是,如果真了进房地产或者全买了茅台倒还好了,至少房子和茅台还在,损失不会太大,但如果进了别的项目,那就大概率尸骨无存了。

毕竟大多数时候,处心积虑的做生意,还不如买房子、囤茅台呢。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158
  • 1/4
  • 158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