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教师补课被踹门掐脖,何以震惊全中国
0人浏览 2021-08-08 12:00

作者:古原,独立经济学者

01

安徽含山踹开补习班大门的视频一夜之间火爆全网。

红袖箍、踹开大门,老师被推搡着拎出教室,教室里十几个学生震惊的表情,这一幕,深深的刺激了公众的神经。

为人师表的老师,一朝之间变成暴力下唯唯诺诺的被管制对象。

不管是谁,看了都要唏嘘不已。

而严打校外教培政策刚刚落地,时间点上的交叉,就形成了网络舆论热点事件。

民众们第一次亲眼目睹了,当校外培训被暴力机关强制干预时的真实场景是什么。

哪怕当地政府紧急出来灭火说明是为了防疫,而不是整顿课外培训机构,依然挡不住民众的怒火,工作人员还有不戴口罩的,当地一例病例都没有,这个火灭不掉。

在双减政策刚刚落地时,相当多的民众还是叫好的。

但这一次,几乎一边倒地站在到老师这一边。

一纸禁令写在纸上时,人们是看不到背后的强迫与老师的辛酸的。

只有血淋淋的现实和极具爆炸力的现场视频,人们才能真正懂得,什么叫禁止。

我丝毫不怀疑,如果这个老师反抗,会被马上按倒在地,送入警局拘留判刑都有可能。

我也丝毫不怀疑,即使以后没有防疫了,有老师偷偷搞个班来辅导学生,这样的场面还会重现。

02

用暴力对付犯罪没有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老师侵犯了谁?

维护权利的暴力,是用来对付破坏权利的暴力。

这是合法行使暴力的唯一准则。

什么叫权利呢?一人世界不存在权利。只有二人以上社会才存在权利。权利是我们对多人社会间人与人之间行为正当性的认知。

在二人以上世界,人与人之间的行动需要伦理规范,人与人之间才能进行合作,这个伦理规范就是权利。

早在几万甚至十几万年前,人类就有语言能力,就能相互合作,但是在长达十几万年的时间里,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人类的文明进展无比缓慢。

但存不存在文明呢?当然存在。

人与人之间行动必然会有冲突,会争夺食物,领地、配偶。如果人类象动物一样,无法认知到权利,那人类不可能相互合作,也就无法产生文明。

古代智人能合作起来消灭世界上一切威胁人类生存的猛兽,就意味着必然发现了合作的规则 ,那就是权利,就是人行动的正当性。

只有在拥有权利的前提下,人才可能实现分工合作。

有权利就一定有法律。法律就是为权利配套的机制,并为人际间的冲突提供解决方案,以定争止纷。

虽然可见最早的成文法是汉谟拉比法典,但我们能推测到,任何处于合作中的人类社会,必然有律法的存在。

律法与权利是相生相伴的,即人类发现了更有利合作的规则与规律,那就是权利,并设计律法来保障之。

任何生活在人类社会中的人,只有感觉到权利的存在,才能安然睡下,否则他的猎物果实(财产)随时可能被他人剥夺,他的生命也随时可能象动物一样被其他人剥夺。

发现权利,制定律法,使得人类的合作增加,侵犯暴力减少,这就是人类社会之所以能越来越好的真正原因。

在权利受到一定保障的基础上,人类才能开始合作,人类才能分工,才能生产,才会寻找生产更多产品的知识。

如果是警察对偷盗、抢劫、杀人的人,采取这样的暴力手段,不但没有不适感,反而会大声叫好,甚至嫌太过温柔。

而这是有全人类的共识的。

03

智人曾被海洋分割成两大部分,一部分在亚欧大陆和非洲,另一部分在美洲。

一万多年前,智人进入美洲,然后白令海峡出现,从此,两部分人类相隔上万年。但两地社会都发展出来基本相同的成文法律,都规定不得随意杀人,不得抢劫,不得偷盗。

可见,人类社会中,用暴力来反对暴力犯罪,是一件天然正当的事。因为,这是在保护权利。

任何社会中的主流犯罪,也必然是侵犯暴力与欺诈,而只要不涉及到这两个元素,就必然引发巨大争议。

就拿禁止教师补课而言,如果是公办教师,那还好,是按学校的规则处理,一个学校可以用什么样的方式选择老师,自然就可以用什么样的方式开除老师。既然是公办,就无法回避政府是规则制定者的现实。

公办教师的处理,不涉及法律,只关乎于公办学校的规则应该如何设定。

如果就是培训班的老师在外面补课呢?

你要怎么样去定义这一种行为?他使用暴力了吗?他动用欺诈了吗?

老师与家长之间的自愿交易,没有侵犯他人的任何权利。

而交易就是一种合作。

也就是说,老师与家长本身就是互不侵犯的前提下,进行的合作。

那禁止他们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呢?

在古代,有解决方案。

古代普遍的观念认为,某一类人的权利是一致的,另一类人的权利与他们是不一致的。

中国古代叫士农工商,其实还有最后一层,就是奴。其实有五个阶层。

而欧洲的皇族、贵族、平民、奴隶,也有不同的权利内容。

合作与分工,仅限于生产者的阶层中,因为你只要从事生产,就能发现,合作才能增加生产,而在掠夺者之间,则是丛林法则。

不同的掠夺者之间相互战争,草原与中原烽火连天,而生产者则是被掠夺者视为财产,视为税收的来源,被掠夺者们不断地抢夺。

陈胜吴广们,不堪忍受被奴役,但打出的口号并不是停止对我的奴役,而是为什么我不能成为奴役者?王候将相,宁有种乎!可见,他们也从未认为奴役不对。

在更古老的时代,人们在观念支配下,仅在更小的范围内拥有权利观,比如宗族、部落,而之外的世界,则将他们置于权利之外。所以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屠杀外族人。

那么好了,今天,如果我们要禁止教培老师组织几个学生在外面补课,我们就必然需要将他们置于普通人权利之外,甚至需要树立一个新的阶层,叫作私教,而且是义务教育的私教。

普通人可以用自己的技能与他人交换获得报酬,他们不可以。

他们的权利要低普通人一等。

并且在法律中,为他们制定相应的条款,比如非法补课罪。

而要长久实施,必须先将其理论化。

就是将补课行为认定为错误的伦理,首先是非道德的,进而是有罪的。

必须建立一套理论,用以说明这种交易行为侵犯了交易的另一方,是不道德的,否则,法律不可能建立在空气之上。

那要如何来构建这套理论呢?我想,这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孔子他老人家也收束脩,也收费教学生,要把这种行为剥离出来,在理论上给他道德矮化,在法律上制定罪名,这可与中国历史上的传统大相径庭。

放在全世界 ,恐怕都没人能接受。

也许有人能发明这种理论,并让大众接受,才能让人们看到补习班被砸门而欣然接受。

我们真的会接受这样的的理论和现实吗?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